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五后生可畏川北之行

来源:http://www.amazgeschichten.com 作者:生活 人气:139 发布时间:2020-01-04
摘要:(上接wzy的朗木寺山沟,这是我的川北之行。) 朗木寺的最后一天山沟回来之后的几大印象:1.病号多;2.饿;3还是饿;4.玩5十k五个三留底投机成功。出了山谷例行到朗木寺街上转了转,

(上接wzy的朗木寺山沟,这是我的川北之行。)

朗木寺的最后一天山沟回来之后的几大印象:1.病号多;2.饿;3还是饿;4.玩5十k五个三留底投机成功。出了山谷例行到朗木寺街上转了转,找到一个藏族师傅商量包车事宜,师傅的名字很个性:供求足!然后依然是跟群众逛商店,依然没有感兴趣的物品,回旅馆,放装备,找地方吃饭,早饿得不行了。可惜最后一天去达老餐厅吃大餐的机会都没有,那里人比凳子多得多。后来遛到了一个店名都很难识别得出的小川餐馆(味道还可以,价格也便宜,强烈推荐之,在卖大饼的隔壁,主要是个卖菜的地方,餐馆只是副业),一个流行于八十年代的小黄灯泡挂在门口。里面三张桌子,其中一张聚了几个南京人在吃饭,看着桌上比较熟悉的水煮肉片等家常菜,吞了口水问问老板卤肉咋卖。。这次是朗木寺吃得最爽的一次,个人认为比朗木寺其它餐馆好多了,至少是我的style.给病号乙带了点粥,多买了一斤卤肉以备第二天口粮。回旅馆玩了几把5十k,只记得大胜,毕竟本人打扑克一般都是胜,已经对胜利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具体的过程完全记不得了,^_^。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吸了几口凉空气,买了一大包大饼和几斤黄瓜几斤西红柿。今天可能基本就只能待在车上了,不知道传说中的超级颠簸跨境公路怎样?要是有人高反严重的话就麻烦了。不过想想是藏族师傅开车较熟悉环境,希望车匪路霸白天不会做生意,又看看病号的精神状态好像还可以,心理稍微踏实了点。上车赶路了,路况比想象中的坐轿子好,小振幅的摇晃,伴随着一路渐渐多起来的绿色打着瞌睡,看着遍地的牛羊,并作着单价与数量的粗略计算,得出个结论:遍地有钱人。随口问“大户人家的女儿都干嘛去了?”好像答曰从事文艺方面的工作去了,呵呵。当然不得不提一下咱们车顶的核武,毕竟印象很深刻,较之迎面过来顶上堆满大包的旅行车辆,翻在山上的卡车,好像咱们这车才是草原最靓丽的现代化风景。

一路前行看见不少从朗木寺到若尔盖朝圣的藏民,几个藏民高兴的接受了我们的大饼,同时我们也了解到若尔盖寺庙的老大过八十岁生日,他们还有二十几天才可以到若尔盖,再次感叹了一下之后继续前行,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到花湖了,觉得这里才应该叫做草原-始终认为甘肃那边的枯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硕大一个牌子立在那里,还有一个欢迎领导什么的标语,一条窄于两车道的水泥路通向远处。这时迎面来了几辆警车什么的,完全没有停车或者让路的样子,于是,我们这个可怜的面包车被迫被赶下了公路,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推车过程。

水泥路开完了,停车,买票,顺着一条长长的木头路走,周围是密密麻麻的牛羊,嚎叫着的藏獒,骑马狂奔的游客,真还很有生气的样子。

这就是花湖了。今天是阴天,天尽头处的云堆里漏了一点阳光出来,雪山峰也只露了一点点在云雾里,湖面没有波光。几只鸟在湖面慢慢悠悠的飞着,时候不凑巧,湖里长着的枯萎植物估计就是花了,真是遗憾,我在想“花湖”是不是这里夏天的名字?冬天叫什么呢?先不管它叫什么枯湖草湖之类的,至少水还蛮多,总体感觉这么宽阔还算不错,估计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那就先“到此一游”了吧。坐在湖边码头的围栏上,四个方向四个pose完事,然后走人。

坐车继续赶路,又摇摇曳曳了三个小时左右到一个风很大山口透气,司机指着远处能看得见的房屋较多的地方说那就是若尔盖了,也没空过去歇歇吃点什么的,领导直接叫车右拐开往唐克了。(唐克这个词和四川话的“堂克”同音,后来在唐克的时候有个兄弟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五一在家否,我说现在在四川唐克这里,他居然问到“什么时候结婚了,还四川唐克..”呵呵,方言“堂客”的意思是老婆。)风景越来越好,一路上还是多处的大户人家和在公路上虔诚朝圣的藏民们,依然是与他们挥手微笑,简单真切的交流。

终于到了目的地黄河九曲十八湾,非常广阔的原野,较宽的山脉,山脚是一座比较大的藏族寺庙。一条河弯弯扭扭的盘着(数来数去也没有九曲十八什么的那么多),那就是黄河了,so good,奇怪的是怎么也看不懂水从哪流向哪,即使后来问了一下也没有搞懂。仍然是一顿狂拍,河边风很大,周围遛了几圈后老大提议去山上拍黄河,我还有点体力,磨磨蹭蹭的也上去了(不过山其实还比较高,我们也不过上到了一半而已)。

这里的景色还真不错(由于缺乏文学素养形容不出来,只能说还好了),如果说甘南是人文旅游的话这里应该算景色旅游了,绝对值得一去。阳光也出来了,躺在半山腰的一个斜坡上晒晒太阳真是舒服:殊不知此时的紫外线已经相当强烈,回去的时候发现已经黑得跟非洲人相差无几,只能自我安慰说“男的就是要黑点好”。回到河边的草坪上,老刘和高五骑马去了,我也最终没有抵挡住牵马人的诱惑去骑马了。一开始还有点心理障碍,还真有点怕被摔下来,毕竟以前从来没有自己骑马去奔过,还好那马比较温顺还算配合,跑得稳稳当当的,胆子大起来了,用力一夹腿,那马马上跑了起来,完全坐不到马鞍了,脚也脱离了马鞍,虽然心慌,但还真是带劲,不过很快就跑完回去了,搞得后来回上海后经常就想去骑马狂奔一把。太阳又躲进了云里,好像还滴了点雨水,看不到日落,由于还有计划赶着去九寨沟,所以唐克就不留了这里看日出了,五点多的时候就往若尔盖赶。

若尔盖,好一座别致的小城,街道建筑很新很有型,房子不高,主要是藏式风格吧,街上的饭馆宾馆还真不少,果然是川北的旅游中转站。房价并不低,好不容易找了间相对便宜的旅社放下了包袱,总算舒了口气:这一天虽然基本是在车上过的,但还真觉得累,可能与海拔较高有关系吧。时候不早了,吃了一天的干粮,群众强烈要求吃顿好的东西。街上溜达了半天才选定一个成都火锅馆,奇怪的是没有其它客人,后来打听才知道现在刚过午饭时间,立即对这边的时间观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吃饭就不想描述了,总之确实不好吃,比如什么牦牛肉完全嚼不动,而且价格也较贵,吃了几口发现同志们早没吃了,一个个都在想着下一步吃什么,于是走人。出去转了一下街道尽头的寺庙,就是那个一路过来藏民们朝拜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藏族寺庙看得已经不少了。

大概快十点了吧,女同胞们回去休息了,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关于明天去九寨沟的车。兵分两路:我和高同学去坐了个三轮去车站买票,老刘同志去询问包车事宜。若尔盖海拔3800米,比拉萨还高300米,温度将得很快,已经冷起来了,走在清清凉凉的小城街头还真觉得有另一种意境,遗憾的是缺少了在山头讲鬼故事的工作。偶尔碰见几个游客在一些餐馆吃饭,有的还背着大包在找住处。找了个三轮车,唧唧嘎嘎的带我们去了车站。这个地方人的生活习惯真是于我们不一样,每天去邻县松潘只有一班早晨6点出发的车,而他们吃早饭的时间是11点。淌过车站门口一大滩泥浆进去,售票处早关门了,这时才从骑三轮车的师傅那里得知我们买票去松潘的可能性为零,于是到门口找了一辆面包车,询问了一下去九寨沟的价格,司机开价四百,还之三百,暗自窃喜了一下,因为刚才出来的时候问的车至少是五六百。但最终在那司机打电话与人交流了一下后没有成交。下车后老刘在街上一家餐馆里面于人交谈着,我在想难道他真是见过三千以上的网友,这种地方也能碰见熟人?原来他已经与一个藏族师傅谈妥了一辆面包车,价格五百――确实找不到车了,这里开车的是买方市场,没办法,贵一点还是得走呀,即使与我最开始预计的两三百块的车费相差甚远。

好像这时才算真正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去不胡乱啃了点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就匆匆洗澡睡觉,三个人把两个床拼在一起横着睡,空间利用率够高,一不小心就省了一间房费,明天的九寨之行会精彩吗,会有新奇事情发生吗?

已经是5月5号了,又是早早的起来:其实不是我们起来得早,主要是由于前一天晚上叫女同志们早上5点起来,后来也没有能够告诉她们已经包车改计划了,结果5点过一点她们就来敲门,只能叫她们再睡一会儿了(因为我们实在不想起来),后来才知道她们很郁闷,因为她们以后完全睡不着了,只能傻兮兮的看几乎没有节目的电视。假装同情了一下。早上很冷,窗外那些屋顶白白的,显然昨天晚上下了雪。赶快洗漱,从洗漱台的哈哈镜里面看见一个非洲人,摸摸脸发现已经脱皮了,继续自我安慰说新皮肤好。7点多了,一起下楼吃早餐,印象是吃了一顿不咋地的早餐,席间争论了一下关于何为真正荷包蛋的问题。藏族师傅打电话来了,退房走人,居然店老板不在,钥匙也不向我们索要,真是一个随意的地方!这是一个年轻的师傅,脸比我黑一点,看起来蛮精神的,我以为他不是一个佛教信徒,我想。老大坐副驾跟他聊了起来,听说四五个小时就可以到九寨沟,心里踏实了点。还没有睡醒的开始在车上打着瞌睡,期间有个小细节是加油时发现93#汽油的油价为4.7元,为五百块四个小时的包车费又平衡了一点。

我不停的擦着车窗玻璃上的水雾看着外面的铺在草原上的雪景,渐渐的远离了还没有睡醒的若尔盖。约一个小时后车开始走下坡,雪看不见了,路旁划过的是树,大树,森林和偶尔点缀在山间的房屋,又是另一番景象!师傅说他要先回一趟在巴西的家,我早就想去看看真实的藏民生活,这次真能够亲密接触一次了,想着又打了一下精神。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滑行了二十多公里看到一个村子,房屋基本都是黄土墙结构,看起来很老很旧的样子,依山而建甚是特别,大概有几十户人家吧。他们可能与汉族交流比较多吧,都开始过起了定居的日子,我这样想。司机开车熟练的带我们在村里的小路里七拐八拐的穿过不少小胡同,村里真是另有一个天地,感觉比外面看起来大得多,感叹了一下。在一个院子外面停了下来,师傅跟门口一个藏族妇女交谈了起来,这就是他的家了,狗在里面不友好的吠了起来,是藏獒!这次五一之行见过不少藏獒,但始终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威猛,难道网上看见的才是体重七八十公斤极品藏獒吗?这时才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小院,房子全是大木头做的,两层小楼,院子的墙上堆满了木头块,估计是他们烧火用的柴火。有点诧异的是木墙上贴着一张硕大的毛泽东相片,想不到老毛在这种藏民里还有这么多fans。我们被邀请进了客厅,好家伙,真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墙上屋顶画满了壁画,墙边还排着不少金光闪闪的圆盘等器皿,金?不敢想了,毕竟藏民的大户人家还是不少。。师傅说这个壁画是他们花了九万块钱请三个藏族画家画了四个月完成的。正面墙上贴着几张班禅达赖的图片,也是我们之前看到的九世十世什么的,都是藏民的精神领袖,这时意识到藏民家家户户信佛,难怪达赖喇嘛闹独立这么有影响力,搞得共产党很不爽。还挂着硕大一把猎枪,顺口问了一句:“你们打猎吗?”答曰:“我们信佛不打猎。”猎枪不打猎打什么?打人?藏民持枪还合法。。

院子里的几个小孩很可爱,都是司机哥哥的孩子,他哥哥是个喇嘛,在我们从若尔盖到巴西之间的一间寺庙里念佛,我随口说到“藏族还可以嘛,当喇嘛还可以结婚,有前途”,好像被回曰“要不要考虑一下留在这里当喇嘛?”,呵呵。我们被邀请到他们的另外一个厅里面,屋子中间一个炉子,靠墙的周围应该是炕吧。主人给了我们一本他们的相册看看,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得知是师傅的妹妹,皮肤还比较白,完全不象我们之前看见那些藏族妇女,我想这就是我之前问的大户人家的女儿吧,可惜当时不在,真搞文艺工作去了吗?现在是早餐时间,主人热情的给了碗给我们,舀了一大勺青稞面和一大块奶酪什么的东西,冲入热水就是酥油茶了。可能还不习惯那口味吧,奶酪太硬咬不动,几个家伙象征性的尝一点,还是我在接受主人的热情方面表现得专业一点,一直吃了大半碗。

离开这个宁静的小村出发了,这次师傅的哥哥穿着一身喇嘛袍也上车跟我们一起走,是安全保卫吗?森林越来越密,到处都是很粗的大树,已经能看见农田里长着绿绿的青稞,从甘肃下来走了这么多地方现在才开始看见春天的样子,“快到九寨沟了吗?”我问师傅。“还早呢,咱们还得翻前面一座雪山。”今天天空还算明朗,远处的山顶仍然藏在云雾里,该不会要翻过那座山吧,买嘎得!很快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们确实要翻雪山,开始有点紧张起来了,路滑,山陡……这时老刘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专程派个女同胞去坐副驾跟师傅说话,以免司机的疲劳驾驶。老刘很安然的在睡觉,山路越来越崎岖,车子爬了个把小时慢慢的可以看见雪山了,路面较窄,路旁就是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车一打滑我们全部都得报销掉,说实话还真有点担心。但景色也更好了,白白的一片雪盖着连绵的山脉,在五月看见这么多雪还是第一次。爬到山顶了吧,路旁有几头牦牛悠闲的走着,真不知道这么高是怎么上来的;另外还看见一个人蹲在路边抽着烟,不远处有一辆很老的拖拉机,应该是他的吧,可能抛锚了,但那人一点也看不出着急的样子,我们继续前进。可能是觉得有点冷了,老刘醒了,嘴里嘀咕着我们为什么不叫他起来看雪景。这么好的景色岂容错过?车开到了个山口,我们找了个地方下车来拍几张照片。这里海拔已经有4500米以上了,外面非常冷,风呼呼的刮个不停,司机的哥哥也下来透了一下气,他最厚的衣物就是一件单层的薄藏袍,果然是念佛的高人!原来这里是九寨沟与若尔盖的交界处,我们处于山顶,西面“若尔盖县”东面“九寨沟县”的两块蓝色牌子赫然立在那里,可惜天空不明朗,可视距离很近,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老大把帽子连衣的帽子戴上,搞得像个爱斯基摩人一样,找了个我们能够上去的致高点闪了两张照片:其实那个致高点比较危险,那是一米以上的雪堆积起来的,一不小心就会踩在薄弱处陷下去,要是踩滑的话滑下去就是深谷,铁定哽屁。要不是太冷的话或许还能在这个山口多留一会,毕竟能够体验站在雪山上的机会很少,最终还是受不了躲回车内跑路啦。

接下来就是顺着山路下行的路程,雪山很快被我们抛在后面,郁郁葱葱的森林又出现了。阳光也出来了,雪山的融水汇成一股很急的溪流伴在路边随我们奔走,路旁的房子也多了起来。又找了个地方下车休息,山间,树林,溪边,司机悠然的躺着晒太阳。坐在河边一块石头上喝点溪水,觉得特别清甜。溪水已经比较宽了,大概有个七八米,湍急程度依然没有减小,我想这种地方要是可以搞个漂流什么的节目还真不错。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岔路口的路牌把我们指向九寨沟。出租车多了起来,宾馆酒店以及宽敞的停车场的出现让我感觉像进城市了。终于到了目的地,远远看见“九寨沟”的大门,很气派的样子。在车上待了半天,头有点晕乎乎的,由于计划当天下午进沟,就赶紧下车往大门走。当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看样子人还不多,与想像中的“赶集”相去甚远,稀稀拉拉的人群,一些头戴小红帽小黄帽的旅行团正从景区里往外走,硕大的停车场空空荡荡,看到这心里舒服了不少,要的就是人少的效果!到售票处一问才知道那时已经不卖票了,同时了解到:1.为了保证景区外宾馆的生意,禁止游客晚上在沟内留宿;2.票的组成是145rmb门票+90rmb景区内大巴车费;3.最早的票是6点进沟。刘老板曾有拿着丁导游的的导游证溜进去的想法,由于与证上的人在性别和长相上还是有一点区别,最终计划失败,我们也只能打消当天进沟的念头去快餐店找吃的。快餐店停电,我们能选择的东西就只有咖喱鸡饭和一种什么饼,现在只有一个印象叫难吃。饭足饼饱之后安排了一会玩5十K的活动,这时去找宾馆的老刘回来了,带来了宾馆价格不贵条件不错之类的消息。

我们所住的宾馆离那个大停车场和边边街不远,价格还不到100块,据老板说前两天至少都是500块以上,现在确实很冷清,一副人去楼空的样子,有点庆幸。房间还过得去,LR说旁边有个店的老板娘长得还不错,光顾生意去了,我们却去逛号称中国休闲第四街的边边街。边边街沿着河岸,河的另外一边是高大的崖壁,水流很急。由于才建好不久,很多店面都还没有开业,不过也种类还比较多,超市、酒吧、餐馆、小吃店、服装店以及各种各样的纪念品装饰品店一应俱全,但由于游客比较少,那些店面的生意看起来很是冷清。又找到一家川菜馆,两张桌子,老板看起来比较厚道,我们把桌子搬到了店外,体会一下夕阳、山脚、小河边吃饭的感觉。丁财务端来了两碗撒尿牛丸,咬一口还真是那么回事。这家餐馆菜品还不错,大概是鱼香茄子太显眼,吸引了两个老外来询问,这时与丁同学英语水平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当我正在想“腰花”的说法是“waist”(flower,haha)或者其它什么时,她已经给老外解释清楚了It’s the (我不知道肾的单词是什么,呵呵) of pig。

边边街上有一家比较大的酒吧近段时间晚上在搞一些表演,就记得几个皮肤黑得不是很离谱的藏族年轻人在那里唱唱跳跳,还有点互动节目,质量实在不敢恭维,尤其是所谓的羌族舞蹈,出场时还真把人吓了一大跳,具体细节就不描述了,总之人家也主要是为了赚点人气,路人也只是为了看点热闹罢了。

回到宾馆洗洗漱漱已经9点了,突然意识到刘老板的战袍找不到了,与高武一起到下午去过的快餐店去找,发现已经关门,未果,返。又想到了吃晚饭的餐馆,果然在那里,小兴奋了一把,在那里买了两罐啤酒坐在小河边,听听水声,吹吹凉风,小酗啤酒,觉得很暇逸、很放松。可惜这种休闲的机会太少。是啊,过两天就要回去面对烦躁的考试、工作了,又开始不爽了起来。丁+和小吴可能早睡着了,或许她们永远体会不到,“两个木头”,我说。

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按照原定计划是狂玩九寨沟,晚上在里面住,我们把包寄存在宾馆,匆匆赶往景区。很不幸的是九寨沟没有买丁+的导游证的账,也只能买票进去了。九寨沟果然是旅行团之家,为了方便旅行团“到此一游”的方便,把好好的森林砍掉修了条大公路出来,然后自己也赚每人90块的车费,真是皆大欢喜呀?!这么严重的破坏还能够叫做景?色?真是佩服中国人民的创造力,难怪老外都不来这种传说中的“天堂”,只能叫人笑掉大牙。我们拒绝买车票,打算徒步进去走走看,据说里面for free。一条小路伸向九寨沟深处,我们走了一个小时左右,途中经过几家修得不错的屋子,显然是旅馆的造型,了解到仍然可以住宿,价格好像是二三十块每人。第一个景点叫个什么滩的,蓝色水里泡着烂木头,水很清澈,觉得还不错,一群人迅速拍照。一路上的病号高同志今天的精神状态特好,而体力早透支的女同胞们只能机械的跟着我们走走停停,看来每天10个小时的睡眠仍然不足够补充她们体力。这时丁导游提出了“审美疲劳”的概念:我也基本赞同,随后经过的地方我都用“烂木头泡水”来形容,千篇一律……或者也有可能是觉得我们之前看到的景色更好吧,于是把这次九寨沟之旅的目标定为:找寻值145rmb的地方。

晃到了中午才到集散中心乘到了免费的公车,然后来到了九寨沟最大的水坑:长海。这里看起来还可以,水比较宽阔,不知道上面的雪山是不是我们来时经过的路。接下来的仍然是拍照,乘车,走人,不得不佩服有的人的品味:所谓的五彩池几乎水都快干了,却还有很多人围着狂照。后面的行程就不想描述了,只是提一下有个叫什么银滩的瀑布还值得一看,据说是拍西游记的地方。

晚上仍然在边边街旁的小河边坐坐,喝点饮料,想得更多的是回去后的事情。

5月7号早上6点就出发去成都,可能有点感冒吧,十个小时的车程搞得我晕头转向吐了三次,确实没有力气了,而且回上海的机票已经卖完,正好给自己一个不想走的理由。城市里的FB生活无非是吃吃饭唱唱歌什么的,我的五一之行就到此结束了,十月能有顺利的新疆之旅吗?

本文由金沙正规投注官网-金沙最新正规下注官网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后生可畏川北之行

关键词:

最火资讯